Loo_2011

毕业才两年 孩子们就已经变了 被社会化了 这真的很危险 当年任何玩笑都吃的消 任何无意有意都可以打闹然后消失 现在真的太可怕 马群结婚虽然第一个跟我说 可那时候没确定 后来大个告诉我才知道这周日结婚 任文 文阳都说马群不可能不跟我说时间 真的一直没等到 我说打电话正好骂狗日的 不跟我说 文阳说干啥打电话 要等他打 不能去问 这事不能这么办 一下震撼了 变了 最后到下午我就网上问他了 狗日的还犟非说先告诉我的 娘的 再两天 周六上午和他一起去商南 还有李甜 任文 刘武娟吧

评论